<var id="lrtlb"><video id="lrtlb"><thead id="lrtlb"></thead></video></var>
<cite id="lrtlb"><video id="lrtlb"><thead id="lrtlb"></thead></video></cite>
<var id="lrtlb"><strike id="lrtlb"></strike></var>
<var id="lrtlb"></var>
<menuitem id="lrtlb"></menuitem>
<cite id="lrtlb"></cite>
<var id="lrtlb"><video id="lrtlb"><listing id="lrtlb"></listing></video></var>
管理咨詢 | 中國制造業:繞不開三大管理變革

分享到:


時間:  2021-11-22 瀏覽人數:  0

摘要:
  如今,環境紅利、制度紅利、人口紅利漸行漸遠,管理紅利、創新紅利漸行漸近。中國制造業正在轉型,這是全球最大規模的制造業轉型。無論是管理紅利還是打造創新型企業,中國制造業企業都繞不開管理變革,但管理變革并非易事,圍繞管理變革,相關各方如何各就各位并各擔其責?變革的關鍵是什么?變革的瓶頸又是什么?
  
  企業面對三個重要的改變
  
  面對全新的挑戰,企業家最需要改變的是什么?首先,企業家需要開“心界”。真正開放自己的格局,提升自己的靈魂。觀察不同企業家與國際企業的對接交流。事實上,只有企業家的心界打開了,企業文化才能開放,包容、鼓勵創新的文化才能形成,這是人口紅利得以孵化的企業內部軟環境之魂。
  
  “不讓雷鋒吃虧”、“力出一孔,得出一孔”的華為,其治理結構是一個非常有趣的體系,對知識員工的激勵與維護,既科學又藝術,首先符合科學,然后進行藝術提升,非常符合國情。這種充滿鮮活藝術性的、接地氣的治理結構很難只靠咨詢公司來解決。但是,專業咨詢公司在華為的精益管理和研發創新中又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企業文化的改變決不能只在形式和口號層面,甚至也不能只在“理念”層面。企業文化體現在車間中彌漫的空氣里,它以企業各項規章制度為載體,以企業家及其核心團隊所奉行的管理哲學及行為準則為靈魂?;谥袊幕瘋鹘y中片面強調“人治”的沉苛,目前眾多企業家過于專注抽象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之類的文化理念,在面對知識員工及80、90后的員工們沒有任何文化意義。倒是基于近代管理科學和普世人文精神的管理體系,實施先固化、后提升的思路能夠接通全球化的競爭環境,也真正從本質上接通地氣。
  
  可見,企業面對的三個改變的核心是企業家自身的改變。那些做得好的企業家,做得越好的,就越尊重那些基本的、在西方工業化過程中形成的現代科學管理體系。他們不會簡單地鼓吹“儒、釋、道”在企業管理中的神乎其神,也不會將中、西方文化截然對立。應該承認近代工業文明從西方發展起來,其科學意義并無國界。
  
  01、瓶頸在哪兒
  
  既然企業變革勢在必行,那么變革的關鍵瓶頸是什么?如何破呢?政府不要總是向企業喊話“轉型升級”,而一定要先想想,政府自己有沒有轉型升級?尚未完成轉型的政府是不是已經成為企業變革的瓶頸了呢?政府是否自己就是“讓市場經濟起決定性作用”的最大瓶頸呢?
  
  以走在市場經濟前列的制造業大省浙江為例,走過經濟高速增長拐點的浙江經濟面臨要素集聚、企業整合重組的重大需求,迫切需要拆除壁壘,加速各類生產要素的流動性??墒侵贫缺趬?、管制壁壘、法律法規壁壘層層疊疊,優秀企業、龍頭企業徒有雄心壯志;中小企業、微小企業苦苦掙扎,逃離制造業倒是容易,轉型升級談何容易?
  
  從企業自身看,制造企業目前面臨的主要問題還是出在保底的基礎性科學管理和流程建設,以及提升創新管理體系建設兩個重要方面。那些在精益管理方面提前下足了功夫的,日子就還好過;在創新方面做得好的,日子就更好過些。為什么目前很多企業仍然忽視基礎管理和流程建設?因為企業家們還是受到了太多的非理性賺快錢的機會誘惑,許多人習慣了過去那種粗放式賺快錢方式,更有一些長袖善舞、精于尋租者早已廢了先前創業時的精氣神,墮落為擅長權錢交易的投機鉆營者。
  
  當前中國企業家所面臨的轉型升級,就是要從中國傳統的、游走于官府商賈之間、在信息不對稱中實現“貨殖”的“商人”角色中走出來,成為靠效率、靠品質、靠創新開拓創造真正客戶價值而真正成就一番大事業的企業家。
  
  越是轉型期,企業就越需要理性的環境和基于中長期的戰略意志。而環境是塑造戰略的基本要素,企業轉型是戰略性決策,政府對環境的影響與塑造,決定了企業轉型升級的方向和成功率,政府只有塑造了相對比較穩定的理性的平等競爭環境,維護了正常的競爭秩序,企業才會走向健康方向。比如,知識產權問題,在新一輪創新驅動的企業轉型升級過程中具有決定性的意義,政府在維護競爭秩序方面應該具有鐵血堅定的強勢。否則,企業成為創新的主體就是一句空話。
  
  02、把是非生死交給市場
  
  中國制造業發展到目前階段,到了生長出龐大的、以知識型服務為主體的第三方的時候。這才是真正的“第三產業”!政府應當塑造環境,為第三方力量的成長和增長塑造好的環境條件。眼下中國市場經濟的一個階段性特點是,什么事情都只是甲方乙方,其實還有非常重要的第三方:服務與保障方。很多企業抱怨,創新很難,太容易被人抄襲。這恰恰是第三方力量:知識產權服務與保障機構影響薄弱的體現。創新驅動的市場需要大量的知識產權服務與保障機構,這已成為我國嚴重的市場環境短板。
  
  現在,塑造完善市場環境所需的服務與保障體系缺位,造成的系統性缺陷問題已經暴露無遺,它們的催生,決定了未來管理紅利能否釋放。我們已經看到一些積極的改變,比如非盈利組織的注冊變得便捷,政府開始更多地購買服務來替代自己管事,基于互聯網的第三方服務體系和金融服務創新更是風生水起。十八大以后,政府各級各地各部門自上而下推動的“去管制化”、“公共服務型政府”、“社會治理”等等不斷推進。未來一兩年,我國的市場化改革就可以看到系統性建設的成效,現在各方都處于動態適應的過程之中,企業一定要基于對未來的認識做積極的準備。
  
  再有,最近有一種輿論認為,未來3年50%的制造業企業將破產,這是一種隨意的說法,實際意義不大。但它倒是提醒了人們一個重要問題:企業死掉就那么可怕嗎?其實,企業有生有死,企業死掉很正常,死掉一批,生出另一批。政府不能只想著企業活,也應該多想想怎么讓企業死得有尊嚴、有價值。從某種程度上來看,一些企業的及時死掉是好事。因為如果沒有一些企業的死,整個行業就好不了。以產業發展的S型生長曲線來看,在拐點之前的加速增長過程中,企業數目的增長是非??斓?,但過了拐點之后,產能出現過剩,很多企業就要退出,就要淘汰一批企業,讓要素更快地流入優勢企業,產生具有更高效率的龍頭企業。
  
  重要的是企業自身憑借什么樣的能力,留在生存的隊伍中,而不是在死掉的隊伍中?
  
  這時,政府的一個重要功能就是保證在公平競爭的環境下,讓要素順暢地流到那些優秀的企業手里,支持新的更加有戰略前瞻性和創新力的企業發展起來,進而提升全社會的健康品質。人們還只會用靜止的眼光來看待企業的生死,其實行業是動態發展的,行業要想發展,就要有充分的要素流動性,行業的進出也要自由,所以政府要打開限制行業出入的閘門?,F在企業破產注銷非常麻煩,企業轉讓也比注冊麻煩得多,輿論導向比較幼稚地認為企業賣掉了、關掉了就很失敗。事實上,讓一些企業及時體面地死掉才是對產業發展的真正貢獻。
  
  03、企業家的心靈瓶頸
  
  企業家在推動企業變革時,心理得足夠強大。企業家需要心靈導師,需要有人來幫助他們突破自身的心理障礙。歐美日的成功企業家大多如此,他們自己心靈和企業的蛻變都需要“心靈導師”的幫助。有一位企業家談他的苦惱:“我打下的天下如此輝煌,但是我能活多久?未來企業落到誰手里好?誰來維護企業的價值?我只有一個女兒,這些財富以后該留給誰?”
  
  作為一個創始人企業家,難免面臨這些問題,但是這些問題往往會局限住很多應有的戰略性思考,影響企業的創新發展。這個時候,就特別需要心靈導師們來打開他們的心智模式。此外,心靈導師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功能:讓企業家跳出現有業務來思考。很多企業家深陷業務之中,忘了天外有天,山外有山。而心靈導師則是從外部進行引導,使企業家看到另外一個創新的境界。
  
  優秀的大學教育或者說EMBA教育應該更多地承擔起企業家心靈導師的使命。在西方的企業家精神中,科學精神早已滲透到骨髓里,他們經歷了人性啟蒙階段,企業家對世界、對人、對現代企業組織的認知理性已經是很高了,而中國從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會結構中走來,普遍缺乏科學精神作為基礎支撐。這種情況下,如果去相信一些中國傳統中很玄的東西,就會走入另外一個極端?,F在這樣的企業家似乎還挺多,而且有年輕化的趨勢,這對中國企業的轉型創新是很不利?,F代大學承擔起企業家心靈導師的責任是義不容辭的。我們需要用科學與理性來敲打眾多企業家的靈魂!
  
  企業家需要科學啟蒙
  
  中國企業家需要重新開啟科學精神。中國社會和文化幾千年文明,人治的觀念和現實體系已經滲透到了基因里,需要徹底的改造。這是重要的基本世界觀問題,中國傳統儒家講究的是仁義禮智信,用高大上的完美主義和三綱五常的層級管制屏蔽了中國人對于人性的底層啟蒙,導致中國人普遍對人性認識缺乏科學性。存在高大上的“說”事與桌子底下“做”事的嚴重分離,最后的結果就是“天理”與“人欲”相對立,“做人”原則與“做事”規則相背離,導致普遍的雙重人格。
  
  這種普遍存在的雙重人格作為一種文化性格,成為中國企業家推動創新變革的主要障礙?;诔姓J人欲正當權利的科學精神得不到真正的承認和運用。因此,深受科學精神熏陶的大學教授們應該更多地站出來向大眾、向企業家們傳播和踐行現代科學精神。